该团伙的制假窝点藏在郑州一个待拆迁的村子里,夹在猪圈和公厕中间,恶臭阵阵。高墙围成大院,大门紧锁,里面的五六间平房是制药作坊——药粉装在脸盆里,胶囊壳散落在地上、床上;灌装药粉时没人戴手套,也没有消毒安全措施,几台加工设备日夜运转。

目前摆在一点资讯面前的严峻现实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已经过去。根据上述QuestMobile发布的报告,2018年9月,综合资讯类产品的用户使用时长在移动互联网用户上网总时长中的占比,已由8.5%下降到8.2%。留给一点资讯的空间已经不多。